上海翡翠加工 和田玉加工 玉器加工 玉石定制

上海專業玉雕工作室,加工玉石,翡翠,和田玉等有一定價值玉石,玉石刻字玉章篆刻,賭石開料。
關閉
  • <object id="kiq0l"></object>
  • <acronym id="kiq0l"></acronym>

  • <bdo id="kiq0l"><span id="kiq0l"></span></bdo>

  • <bdo id="kiq0l"><center id="kiq0l"><ol id="kiq0l"></ol></center></bdo>

    <table id="kiq0l"></table>

    1. 国模欢欢炮交啪啪150,联谊对象是肉食系警官12生肉,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,色戒完整版未删减版在线观看
      小說中的收藏趣聞:中國當代玉市考錄
      【字體】:  【添加時間】:2007-09-07   【瀏覽】:18176  收藏本頁

      買主無話可說。那一男一女兩位新疆人,著著實實地給他上了一課。

      不幸的是,這位倒霉的買主不是別人,正是筆者本人。

      上邊的故事,是多年前的事情了,現在,那一對新疆夫婦,早已成了我的朋友。

      這其中的過程曲折而有趣。

      還是那一對兄弟有主意,發現是假仔料,便問我還能不能與賣玉料的新疆人聯系上。我說當然可以,哥倆囑咐我不要驚動那對夫婦,讓我打電話給他們,說是還要買,從他們那里拿一些東西,押在手里,再戳穿原來假仔料的底,然后再調換。兄弟倆告訴我,錢已經給了玉料販子,想讓退錢,絕無可能,要想不吃虧只有這個辦法。

      此時的我心里有種說不出的味道,惱火的不光是被人騙了,還有那一對新疆夫婦的印象,明明是那么憨憨的笑,那么真誠的目光,那么一副拘謹的樣子,怎么就成了騙子?怎么就會蒙你坑你戲耍你?還有,知道上當受騙了,也不能大張旗鼓地去聲討撻伐人家,這中間還有那兩位專家面子的問題,專家打了眼,此事如果張揚開來,玉界的人不知會怎樣去議論,而人家是你請來的;又拿酒把人家灌了半倒,怪人家什么?買了假料,不光不能讓圈里人知道,甚至也不能讓兩位專家知道。這實在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。

      就照那哥倆說的辦法試試吧。

      不承想,我這邊電話還沒有打過去,那一對新疆夫婦的電話卻打過來了。還是談買賣,說是又來了新料,比上次的還好,讓我過去看看。

      以北京十里河為中心,周邊地區聚集著很多玉石商人、古董販子、字畫經營者、販賣民間工藝品的個體戶以及倒騰各種舊貨的人。他們大都從外地來京,之所以選擇這里,一是十里河緊靠潘家園這個全國最大的古玩舊貨市場,那是他們的經營場所;二是十里河原本是一處城鄉接合地帶,舊有平房多,又有原住戶合法或違章建起的許多新的房舍,房租便宜,在這里租房安營,負擔不至于很重。住在潘家園,會方便許多,但潘家園地區以樓房居多,租金自然也就高了。那對新疆夫婦就是在十里河租了一個帶有小小院落的三間平房。

      那男的叫艾則孜?卡斯木。在他們租住的屋子里,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和田料石,有上好玉料,也有不上眼的東西,甚至還有一些根本不是玉的拋光染色的水石。

      我是和一位玉癡朋友一同到艾則孜租住地的。挑了一些仔料和山料,雙方討價還價,最后價錢定在兩萬五。應該說,這是一個尚算公道的價格。按那哥倆的點子,不付錢,先把料拿走,然后再向對方攤牌,以料換料,到時候不怕他不從。但這樣一來,肯定扯皮,重要的是,采用這樣的手段心里別扭,自己厭惡騙子,現在使出這一招,不也是在玩弄騙術嗎?直接點破又如何?前邊買的是假仔,點破了,難道這兩口子能睜著眼死賴不認?一個堂堂正正的人應該選擇的只能是這種做法。就在朋友將挑選的料已經裝了包,告知過幾天付款的時候,我一時心血來潮,捅破不是來買料而是來換料的真實目的。

      艾則孜兩口子臉色驟變,忙將那已經裝起的玉料收了回去。

      兩口子說死也不答應換料。甚至最后承認了那三顆東西是磨光仔,卻說玉石交易中你看走眼只能怪你自己。這等于說我騙了你,騙成功了,你就自認倒霉吧。基本道德觀念不同,這就無話可說了。

      那一天,我和我那位朋友,只能憤憤然又無可奈何地離開十里河那個堆滿玉料和石料的小屋。

      出門朋友責怪我太過迂腐,壞了原先的計劃,我亦無話可說。此后又與艾則孜交涉過幾次,均無結果。

      一個多月后的一天,剛剛下班回家,我便接到一位在潘家園舊貨市場做管理工作的朋友的電話,說一對新疆夫婦的孩子突然病了,社區衛生室初步診斷為急性闌尾炎,要馬上做手術,他們對北京醫院兩眼一滿兒黑,想找一家可靠的醫院趕緊為孩子手術。這位朋友問我能不能幫忙聯系一家。天壇醫院有我一位老朋友,我當即把電話打過去,很快孩子就住進醫院,當晚就做了手術。事情就這樣過去了。

      誰知新疆人把這事看成了天大一件事情。孩子出院后,他托我那位做管理的朋友非要送我一件玉器不可。是件黃玉太獅少獅手把件。我謝絕沒有接受。后來又要請吃飯,朋友說:"老艾把兒子看得像寶貝,兒子放寒假從和田來北京,發病的時候,疼得在床上直打滾,當時把兩口子都嚇傻了,他們是真心要表達一番謝意。"聽到朋友講"老艾",又說是兩口子,我便問老艾叫什么,回答說是叫艾則孜?卡斯木。我笑了,告訴朋友,你去告訴老艾,說我就是買他那20顆假仔料的人,遂把上當受騙的前后經過講予朋友。

      天下常常就有這樣難以預料的巧合。事情的結果是老艾兩口子帶了一箱仔料登門造訪,還有一大包杏仁、葡萄干之類的禮品。從此,前嫌不僅盡棄,我的生活里又多了老艾這樣一位特殊的朋友。

      這個故事,在我業余涉足玉器賞玩與收藏歷程中,只是眾多故事中的一個。之所以要在本文開頭講出這個故事,我想讀者通過它,自會對當今中國玉市看出某種端倪。

      玉器和玉市,在一般民眾眼里,向來有種神秘奇幻、高深莫測的感覺。伴隨著商品大潮的洶涌澎湃和中國玉市的徹底開放,中國玉器行當和玉市交易在原有神秘面紗之下,又注入諸多前所未有的復雜因素。這些因素,既是中華民族八千年玉文化在當代中國發展的動力,又是這舉世無雙寶貴文化的現實殺手;既催生中國玉文化走向空前的繁榮,又在屠戮它的內涵和靈魂!

      幸焉?悲焉?這條8000年的長河從哪里流來?又將向哪里流去?

      8000年長河

      暮春的一個后晌。幾個男人在聚落的壕溝邊剝獸皮。

      這是他們中午剛從河流那邊的樹林里獵回的一只野豬。野豬很大,這讓他們剝起皮來很費工夫,只有一個體格健壯的男人剝得較快,因為他手中的工具與其他人都不一樣,是把匕形器,色澤明亮而溫潤,刃口薄而鋒利。其他人手中則是石頭打磨的刀斧。健壯男人手中的匕形器,是他幾年前偶然撿到的一塊美麗石頭,自己親手打磨制成的。獸皮終于剝完,野豬肉按照聚落里人頭數量,剁成等量的小塊,野豬皮用草木灰鞣過,這是留給聚落首領的。

      這時,幾個小女孩為兩只野豬獠牙爭搶起來。野豬獠牙彎彎長長,女孩子喜歡讓大人在上面鉆個孔兒,她們用繩子穿起來,掛在脖子上作為裝飾。一個小女孩沒有爭搶到獠牙,哭了起來。那個有著美麗匕形器的男人上前,牽走傷心的女孩,告訴她,他會送她一只比野豬獠牙更漂亮的飾物,會讓她比別的女孩子更好看。

      健壯男人和小女孩是一家人,但他并非她的父親。在實行對偶婚的聚落里,雖然這個男人住在女孩子母親家中,但他來時,女孩已經高過他的膝蓋了。在他之前,女孩母親與另一個男人住在一起,那人才是女孩的父親。那個男人天生膽小,在漁獵生涯中常常遭到眾人的恥笑,三年前女人便讓那男人離開了她的家,而接受了眼前這個健壯的男人。在這個以母系計算世系和財產繼承的原始群落里,女人對男人擁有絕對的權力。男人參加女方氏族的勞動生產,一起享受勞動成果,一起撫養子女,但隨時可以讓你走人。事情就這么簡單。

      這個男人沒有食言。他在撿到美麗石頭的地方,又挑揀了幾塊色彩晶瑩的小石子,用家中收藏的鯊魚牙,蘸著從河床里捧來的細沙,開始在小石子上碾磨。若干時日過去,每個小石子上都鉆出了孔洞,他再用一根細細的獸皮繩把它們穿了起來,于是,一條美麗的項鏈就掛在小女孩的脖頸上了。

      [-1-] [-2-] [-3-] [-4-
      如果您覺得文章還不錯,分享給你的朋友吧:
       

              承接翡翠.和田玉.黃龍玉雕刻加工,翡翠賭石開料。為翡翠收藏投資客戶擔當技術顧問,也陪客戶去產地看貨采購。
             翡翠我們也進料加工銷售,價格很實在,比商場價格低很多,同樣的貨您在商場買一件的錢我們這里可以買二.三件。拍照片很麻煩,也難100%反應翡翠的種和色及瑕疵,歡迎您來工作室來看看。
          上海玉雕工作室電話:021-63018728   手機:13916539116   聯系人:梅先生   玉雕工作室地址

       

      和田玉玉石資訊-欄目導航:
      和田玉翡翠加工展示:
      正在加載數據...
      點擊排行:
      上海心石玉雕工作室
      翡翠和田玉來料加工:
      鈦首飾刻字定做-情侶首飾 戒指 手鐲 吊墜 titanium jewellery
      相關信息

      玉雕工作室地址  電話:021-63018728  手機:13916539116